所愛隔山海 山海皆可平

——“武警部隊十佳軍嫂”許文文用愛書寫高原情愫

“2300公里的距離,需要多少愛來填滿?”2017年的冬天,武警青海總隊機動第二支隊的中隊長張浪在電話里這樣問許文文。2300公里如今坐飛機只需要4個小時,高鐵也只需要10小時,但對于既是黨員又是中隊長的張浪來說,這份責任和距離意味著,他和許文文的感情將經受更多考驗。

許文文從小生活在上海,家境優越的她氣質落落大方,是上海閔行區中醫院的一名護士。他們相識在戰友夏超軍的婚禮上,彼此暗生情愫,熱戀中的他們始終相信“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隨著改革,本在山西服役的張浪即將隨部隊移防上海,可天不遂人愿,一紙命令又將他們對未來的憧憬全部澆滅,他所在的三營要移防青海。一字之差,天壤之別,讓他們從近在咫尺變成了天涯海角。那幾天,張浪沒有再去理會許文文,他心想:“既許國,難許卿,自己不應該再去耽誤她的幸福。”

許文文意識到了這次改革也是對一名準軍嫂的大考。她決定主動出擊。轉隸前一天,她瞞著家人獨自來到了張浪的部隊,告訴張浪:“你在哪兒,我的心就在哪兒,有你的地方就是我許文文的家,我們永遠不離不棄。”這個內心強大的軍營男子漢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眼淚嘩的流出來了。一個用力的擁抱,打消了兩人所有的隔閡,也讓許文文更加堅定,這是自己認準一輩子的男人。

不久,張浪和許文文就走進了婚姻的殿堂。對張浪來說,一個貧苦農村出來的小伙,能娶到她“實屬不易”。但許文文卻不這樣想,她覺得和張浪這個傻里傻氣的兵哥哥在一起很幸福,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張浪告訴記者,不引用《卜算子》里的這句詞很難表達他與許文文一路走來的艱辛。

婚后兩人的甜蜜并沒有被距離所影響,許文文說:“他在哪兒扎根,我就在哪兒發芽。”她不顧高原反應,輾轉三地,用滿腔濃濃愛意填平距離。結婚兩年來,許文文追隨愛情,先后3次從上海奔波至青海。張浪走不開,她就扛起了照顧雙方父母的擔子,上海、西安兩邊跑。去年8月,得知公公住院,許文文瞞著丈夫獨自來到陜西的公婆家,送公公去西安就醫,忙前忙后在病床前守候三天三夜,直到公公脫離危險,她才拖著疲憊的身軀返回上海。來回的奔波,海拔的突變,讓許文文吃盡了高原反應的苦,張浪心疼她,她卻總是說:“你只管安心服役,你在的時候我是小公主,你不在的時候我也能是家里的半個頂梁柱。”

去年冬天,高原的氣候格外寒冷,剛下連的許多小戰士都出現高原反應和水土不服,正在部隊探親的許文文為戰士們講解起了衛生防疫知識,并自掏腰包為他們購買常備藥品。她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我是軍嫂也是護士,這是我的職責。”

今年八一建軍節,在武警部隊“致敬忠誠”頒獎晚會上,許文文被評為“2019年度武警部隊十佳軍嫂”。面對這項榮譽,許文文格外地開心,“嫁給他是嫁給了愛情,愛情和事業從不沖突,2300公里的距離對愛的人不算什么,用那份真愛就能填平。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