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代“邱老師” 見證70年教育變遷

新華社長沙9月9日電1995年出生的邱翎怡,聽著祖輩們的故事長大。故事里有同一個稱呼:“邱老師”。

去年,她大學畢業,來到山區,也當了老師。

從曾祖輩算起,邱翎怡家中四代有18位老師。“邱老師”們,在三尺講臺上,見證了中國教育事業70年發展歷程。

1124978298_15680375503811n.jpg

84歲的邱清疆在展示他1991年獲得的全國優秀教師獎章(9月6日攝)。新華社記者 袁汝婷 攝

篳路藍縷:山里有個“牛欄校舍”

84歲的邱清疆記得,他的父親邱嵩山是十里八鄉有名的老師。新中國成立前,邱嵩山在湖南武岡紫陽鄉擔任小學校長兼老師。庵堂和祠堂就是“流動課堂”,學生們自帶板凳聽課,老師的工資是家長們交來的幾擔稻谷。

后來,邱清疆長大,考入湖南邵陽師范,并于1959年畢業分配到湖南新化縣吉慶鎮崇山小學。

當時,縣城到鄉鎮沒有通車,邱清疆挑起扁擔,左邊是鋪蓋卷,右邊是一大捆書,走了10個小時才抵達學校。學校被大山環抱,教室在一座老宅里,底下就是牛欄豬欄,上課時臭氣總冒上來。

邱清疆的月工資是二十九塊五毛錢,外加26斤米和二兩油。“困難時期,一斤蘿卜要八塊錢,工資只夠買三四斤。”他說。

盡管如此,他仍資助了一些貧困學生。“好多孩子讀不起書,輟學了。我心痛啊,就盡量幫幫他們。”

新中國成立之初,全國人口中80%為文盲。在掃盲運動中,邱清疆應聘擔任農民夜校的輔導員,教村民識字算數,掃盲150人。

1995年,邱清疆退休了。職業生涯中,他連續18次被評為各級優秀教師、省教育模范,1991年獲評全國優秀教師。他還見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頒布實施,這意味著適齡兒童都應有書可讀、有學可上。

直至今天,老人仍說:“這是了不起的進步。”

1124978298_15680375503971n.jpg

9月7日,邱家五位教師在湖南新化縣一家照相館拍攝合影,紀念即將到來的教師節。新華社發

砥礪前行:學校建起現代課堂

1993年,21歲的邱向紅成為新化縣吉慶鎮中心小學的語文老師。

這一年,《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出臺,把基本普及九年義務教育、基本掃除青壯年文盲,作為教育工作的重中之重。

20世紀八九十年代,一些農村學校有了教學樓。但卻是“四無”教室——沒有風扇、沒有電燈、沒有窗戶、沒有水泥地。

到了21世紀初,教室煥然一新,鋪上了水泥地、掛上了電燈電扇、安上了玻璃窗……

讓邱向紅印象最深的改變,是一支粉筆——

兒時的記憶里,父親總是“滿身白灰”,自己也經歷過“吃粉筆灰”的日子。大約從2000年開始,無塵粉筆、電子白板陸續成為工作日常。

用邱向紅的話說,改變帶來了幸福:貧困學生有了生活補助,鄉鎮小學食堂有了營養餐;她的月收入從入職時的400元提升到如今的5000多元。

2016年,邱向紅擔任一年級班主任。這一年,我國首個教育脫貧的五年規劃印發。

在她班里,有14名貧困生都享受到國家教育扶貧政策。“這個時代,孩子不會因貧失學,這是富強的國家給祖國下一代的底氣。”

1124978298_15680375504131n.jpg

三代“邱老師”(邱清疆、邱向紅、邱翎怡)的教師證(9月7日攝)。新華社發

薪火相傳:教書育人初心不忘

2018年春天,83歲的邱清疆送孫女邱翎怡到工作單位報到。從縣城出發,驅車近兩小時,他們來到坐落于雪峰山腳下的天華中學。眼前的景象出乎意料——

色彩明亮的四層教學樓、寬廣的籃球場、理化生實驗室、多媒體室、音體美功能室、書法繪畫室、棋類活動室一應俱全,每個教室都有信息化設備,教師公寓里有嶄新的空調、冰箱……這一切,和邱清疆記憶中的農村中學大相徑庭。

湖南新化縣是國家級貧困縣,天華中學是新化縣的偏遠山區中學。

邱翎怡是聽著爺爺“卷起被子當課桌、鋪上被子當床鋪”故事長大的。去單位報到前,這個95后姑娘已經做好了吃苦的思想準備,但眼前的一切,讓她很驚喜,“好得有點不真實。”

入職幾個月后,200米環形跑道操場投入使用,孩子們在綠茵場上歡笑奔跑。全面改善貧困地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基本辦學條件,是中央聚焦貧困地區義務教育發展的重大決策。截至2019年5月,僅在湖南,“全面改薄”累計支出322.54億元。

邱清疆說:“教書育人是孕育希望,不能馬虎。”

邱向紅說:“教書苦中有樂,我沒有后悔過這份選擇。”

邱翎怡說:“我覺得我就該當老師,從沒想過要做別的。”

新學年來了。開學第一個周末,祖孫三代“邱老師”為慶祝教師節,來到縣城照相館,拍下合影。

看著照片,邱清疆感慨萬千,叮囑女兒和孫女:“教室變了,校園變了,但有一件事沒變——老師是太陽底下最光輝的職業,要當就當好老師。”

1124978298_15680375504281n.jpg

邱翎怡給湖南新化縣天華中學初二學生上語文課(9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袁汝婷 攝

責編:何嫻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