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產業工人到民營企業家

從上學路上滿懷羨慕地看運建材的大馬車,到進入建筑公司成為電工,再到辭職自己創辦民營企業,魏西禮在時代的浪潮中劃出了屬于自己的軌跡。幾十年后,年近古稀的他回望自己走過的路時,不禁感嘆時代發展和西寧變化之快!

downLoad-20190804112108.jpg

魏西禮(中)和同事外出作業。魏西禮供圖

用馬車運建材

1952 年,我出生于西寧,此后一直生 活在這座城市。 

1965 年,我在西寧市第十一中學上 初中。我家在賈小莊附近,由于當時南 川河上橋很少,上學的時候或者從西門 繞行,或者是蹚過河到學校,我那時經常 穿過河灘去上學,因為這樣不光近,還可 以看各種拉運建材的車輛,滿足我的好 奇心。 

那時,南山路上有不少企業,如皮毛 被服廠、皮革廠等,路上汽車很少。在我 的記憶中,南山路上經常行駛的大型貨 車只有一輛“十輪卡”(即十個輪子的大 卡車),那輛車很舊,車上裝滿了胳膊粗 的鋼管,開得很慢,我和同學就跟在后面 看熱鬧,看它還能不能開得動。這時司 機猛踩油門,汽車冒出一股濃濃的黑煙, 熏得我們一哄而散。 

當時西寧迎來了建設高潮,絕大部 分建筑材料都是用馬車運輸。那時經常 看到的情景是前面一隊馬車,馬車的貨 廂特別大,里面裝著鋼筋、水泥等特別重 的建材,由三四匹馬拉著緩慢行走。后 面是一隊驢車,車里裝的是砂石等相對 較輕的建材。車隊從南灘一帶裝上建材 后,沿著南山路,一路運送到南川地區的 工地。 

我和同學們對那些馬隊也很感興 趣,但都是遠遠地看,很少去跟前,因為 那些馬車上裝的東西特別重,一到夏天, 馬身上的毛反復被汗浸濕,一撮一撮的, 散發出難聞的氣味。這是我上初中時印 象最深的事情。

成為上班族

1969 年,我參加工作。那時上過高中的人很少,大部分人初中上完后就去 工作了。我被招工到青海省第二建筑工 程公司(簡稱省二建),分配在水電隊。 省二建的地址就在現在的南山路,公司 很大,正式職工有三千多人。 

上世紀 70 年代初,廠里給職工辦了 公交月票,我開始坐公交車上班。我們 辦的是通用月票,一個月的費用為 7.5 元,可以不限線路和次數乘坐,這讓廠 里的職工非常高興。那時西寧很小,一 條公交線路從頭坐到尾也用不了多長時 間。 

西寧當時只有 9 條公交線路,兩站 之間的距離又很遠,有時要走很遠才能 走到公交站。由于南川有許多廠區,如 鍛造廠、工具廠、汽車制造廠等,我作為 電工,得經常去這些廠里改電,有時改 動力和照明電路,有時做配電室,3 路車 成為當時我乘坐最多的公交線路。

downLoad-20190804112116.jpg

魏西禮蹲在配電柜上做檢測。 本報記者 王春雪 翻拍

有了績效工資

1969 年我當學徒時的工資為 25 元, 后兩年是 27 元和 29 元,學徒期滿后我的 工資漲到 57 元,之后一直沒怎么漲。 

1978 年,改革開放了,我們也開始漲 工資了。1980 年,廠里先給上世紀 50 年 代參加工作的老工人漲了工資,而且普遍 漲了兩級。我一個同事從三級工成為了 五級工,工資從六十多元漲到了九十多 元。之后,我的工資也上漲了一些。 

改革開放對工人的影響也體現在工 作中。我剛參加工作的時候民工特別少, 1980 年后,民工逐漸多了起來,工作的速 度也快了起來,以前建一棟普通的六層居 民樓需要兩年時間,1980 年后我們的速 度快了一倍。我們加班的次數開始增多, 勞動強度也變大了。

隨后,我們的工資逐漸加入了績效考 核,廠里給工人定了任務,要在規定的時 間里保質保量完成,才能拿到應有的工 資。比如,泥瓦工一天砌 1500 塊磚算一 個工,那他得干完才能拿到工資。雖然工 人們的加班次數多了,但干得好一般會有 獎金,家中經濟負擔重的人可以加班多掙 獎金,所以還是調動了一些人的積極性。

外出作業

1992 年,我作為電工的工資是一千 元左右,那時一年拿三百多元獎金的工 人屈指可數,可那年我拿了三千多元獎 金,成為省二建拿獎金最多的工人。 

當時為了提高工人的積極性,公司會 將一些活承包出去,按比例發放獎金,多 勞多得,我們廠當時的獎金發放比例是 百分之七。我發現了一個多拿獎金的竅 門,給廠區做照明和動力線路并不掙錢, 做配電室才賺錢,我做配電室很拿手,那 三千多元獎金就是我承包配電室的活拿 到的。 

1992 年,省二建和格爾木煉油廠合 作,為煉油廠建造廠房。當時煉油廠覺 得青海沒有好工匠,不想讓我們干。巧 合的是,幾天后,正好我干的一個配電室 完工,煉油廠一位領導無意間看到,驚訝 地說:“二建還有人能干出這么好的活 兒!”所以就讓我跟同事一起去了格爾 木。 

準備動身前公司領導問我:“煉油廠 有個高低壓配電室,讓你去干,有把握 沒?”我當時只是大概看了一下圖紙,就 回答:“我試一下吧!”領導聽了這話,語 氣堅定地說:“一定要干好。” 煉油廠的建設標準特別高,對我們的 要求也很嚴格,廠里還給我調了一臺相 機,讓我記錄工人們工作的情況和重要 工程進度。在煉油廠工作期間,倒騰那臺相機就成了我的新愛好,我用它拍了 不少照片,直到現在,我還收藏著十幾張 當時的照片。 

那三四個月工作非常辛苦,常常通宵 加班,好在工作進度正常,沒遇到太大的 困難。配電室驗收之前,領導還問我有 沒有把握通過驗收,我說沒多少把握,幸 運的是,第二天配電室一次驗收通過。 領導非常高興,平時摳門的他特意打車 將我們幾個工人從郊區帶到格爾木市 區,在飯店吃了一頓。

創辦民營企業

1993 年 開 始 ,公 司 的 效 益 出 現 下 滑。1995 年,經深思熟慮后我從省二建 辭職,在西寧市總寨鎮一帶開辦了一家 砂石廠,那時,那邊全是農田,沒有廠子。 

剛創業時,資金成為最大的難題。我 從省二建出來時,家里給我湊了一萬元, 而開辦砂石廠的投資至少得八萬元,沒 辦法,只能借。我跟親戚朋友挨個借,當 時大家都沒錢,借了十幾家后,才湊了八 萬元,我一一給他們寫了欠條,并說明會 給他們付比銀行高的利息。 

砂石廠創辦初期沒有任何機械,全靠 工人用鐵锨挖,為了能多掙點錢,我也常 常扛著鐵锨去挖。工作很辛苦,好在我 跟建筑公司達成合作后,不用愁砂石的 銷路,慢慢的,砂石廠有了流動資金,雇 傭的工人最多時達到了近 30 人。幾年 后,我又投資買了兩臺挖掘機,廠子的規 模也擴大了。 

雖然砂石廠最終破產了,但它見證了我創業的過程,也見證了時代變化發展的浪潮。

責編:喬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