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逝的文學天才

他是藏族文壇的一位奇才,很多人評價他的作品至今無人能出其右; 他是敦煌古藏文文獻的翻譯者和研究者,為后人研究吐蕃歷史留下了許多珍貴的資料;他也是我省最早獲得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 獎”的作家之一; 他就是端智嘉。

downLoad-20190826090910.jpg

端智嘉

翻譯敦煌文獻

1953 年,端智嘉出生在我省黃南藏族 自治州尖扎縣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因為 父母離異,他自小便跟著叔叔生活。 

端智嘉從小就是一個聰明的孩子,學 習成績非常優異。1969 年,他以優異的成 績畢業于黃南師范學校,被分配到了青海 人民廣播電臺工作,成為了一名播音員。 

“也許是因為做過播音員的緣故,端智嘉老師的口才特別好,經常妙語連珠。”龍 仁青說。 

在當時,播音員是一個令人羨慕的職 業,但是對文學的追求讓端智嘉并不安于 現狀,兩年后,他又考入了中央民族學院, 在民族語言文學系藏漢文翻譯專業學習。 在中央民族學院學習時,端智嘉師從 著名的藏學家東嘎·洛桑赤列,在老師東 嘎·洛桑赤列的影響下,端智嘉參與了敦煌 古文獻的翻譯和研究工作,取得了卓越的 成績。 

在敦煌文獻中,保留著大量的古藏文, 是研究吐蕃文化的重要史料。端智嘉曾和 同學陳慶英(我國著名藏學家)一起,查閱 大量資料,在《白史》的基礎上對敦煌文獻 作了深入研究,相關著作為后人研究吐蕃 歷史提供了重要的資料。后來有人評價, 端智嘉和陳慶英對敦煌古藏文的研究“無 人望其項背”。 

因為端智嘉在校表現優異,所以他很 受老師器重,碩士畢業后,端智嘉選擇留校 任職。 

1983 年 ,海 南 藏 族 自 治 州 為 打 造 全 省最一流的民族師范學校,特地從北京 邀請端智嘉到校擔任老師。因此,龍仁 青便與端智嘉結下了深厚的師生情誼。

downLoad-20190826090931.jpg

1981 年,端智嘉出版了第一部作品 集《晨曦集》。

藏文自由詩第一人

在還沒來海南州民族師范學校任教 時,龍仁青和同學們就知道端智嘉,因 為他在當時的藏族文壇太有名了。 

“ 我 們 第 一 次 見 到 端 智 嘉 老 師 時,他戴著一副眼鏡,看起來溫文爾 雅,當時我們都是以敬仰的眼神看著 他。”龍仁青說。 

28 歲時,端智嘉便在藏族文壇嶄 露頭角。龍仁青說:“端智嘉就是藏 族當代文學發展的第一人。” 

端智嘉的作品體裁很廣泛,有詩 歌、小說、散文、論文、譯作、歌詞 等,在上世紀 80 年代的藏族文壇風靡 一時。他的作品內容非常豐富,充滿 著現實批判主義的色彩,所以也被稱 為“藏族的魯迅”。 

《青春的瀑布》 是端智嘉的詩歌 代表作,一經刊登,便轟動了藏族文 壇。“因為在他之前,我們只知道傳統 的格律詩,從來沒有人用藏族母語創 作自由體詩,這在藏語文學創作中是 開創性的。”龍仁青說。因為印象深 刻,龍仁青曾反復誦讀學習,所以他 至今仍會背誦 《青春的瀑布》。 

“民族的自尊,祖國的光榮,你從 這里流淌、流淌,鴛鴦喜開眉顏,青海 湖。你被寒風封凍、封凍,鴛鴦黯然傷 神,青海湖……”這首歌曲 《青海湖》 在青海傳唱已久,它的創作者是端智 嘉,在一次酒后,他只用了短短十幾 分鐘就創作了這首歌的歌詞。 

1981 年,端智嘉的第一部作品集 《晨曦集》 出版。“在當時,能出版一 本書十分不容易。這本書是他詩歌、 小說、散文等作品的合集,出版后很 快被購買一空。”龍仁青說。 

創 辦 于 1981 年 的 藏 文 文 學 期 刊 《章恰爾》 是藏族文學創作的主要窗口 和園地,它的創辦在藏族文學史上具 有劃時代的意義,被人們稱為“藏族 文學史上的里程碑”。端智嘉也是最早 在 《章恰爾》 上發表作品的作家。在 當時,《章恰爾》 的發行量可以達到 10 萬冊,很多文學青年都爭相購買。 

1981 年 , 端 智 嘉 憑 借 長 詩 《一 個 夢 幻 的 夢》 更 是 榮 獲 了 第 一 屆 少 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的殊榮。 

在當時,端智嘉是少有的被全國 各地藏族學者公認的作家,他們評價 端智嘉,至今,用藏文寫作的藏族文 人無出其右者。

downLoad-20190826092315.jpg

文學啟蒙者

在海南州民族師范學校,龍仁青 經常跑到端智嘉所教的班級旁聽課 程,沒有座位,大家就站在教室后面 聽課。 

“端智嘉老師主要教授古藏文和 當代文學,他上課內容豐富、妙趣橫 生,每節課我們都聽得津津有味。”龍 仁青說。 

也 是 因 為 端 智 嘉 的 到 來 ,喚 醒 了 海 南 州 民 族 師 范 學 校 很 多 學 生 的 文 學 夢 。 龍 仁 青 說 ,是 端 智 嘉 老 師 為 他 們 打 開 了 文 學 之 門 。 

有一件事情,龍仁青至今記憶猶 新。“有一天,端智嘉老師興高采烈地 來到了教室,因為他的一組詩歌發表 在了一本雜志上,他特地拿過來給我 們看。他開玩笑說:‘我啊的一句,就 可能是五毛錢。’”龍仁青說。 

這件事刷新了龍仁青等人的認 知,他們這才知道,原來他們創作的 文學作品可以向各大報刊雜志投稿, 而且刊登后,還會有一定的稿費。 

還有一次,端智嘉在創作詩歌 時,居然將班里的某些同學的名字寫 進 了 詩 里 。“ 這 讓 我 們 覺 得 特 別 新 奇。”龍仁青說。 

在端智嘉的啟蒙下,龍仁青所在 的班級,后來成為了海南州民族師范 學校著名的作家班,迄今已有四名同 學榮獲“駿馬獎”。

英年早逝

1985 年,一個噩耗震驚了藏族文 壇,年僅 32 歲的端智嘉因煤氣中毒 身亡。端智嘉就像一顆冉冉升起的巨 星,在最輝煌的時候,忽然間墜落, 給藏族文壇留下了深深的遺憾。 

“ 端 智 嘉 老 師 去 世 后 ,很 多 藏 族 文壇的作家、學者都遠從西藏、甘肅、 四川等地來參加老師的追悼會,那些 我們只在書上看到的作家紛紛出現在 了我們面前,可是老師卻永遠地離開 了我們。”龍仁青說。 

多年后,為了致敬端智嘉老師, 龍仁青翻譯了端智嘉的許多作品。“端 智嘉老師在世的時候,他的作品雖然 在藏族文壇很出名,卻因為語言的差 異,被漢語文壇所忽略。我在翻譯完 端 智 嘉 老 師 的 作 品 后 , 將 它 寄 給 了 《人民文學》 的主編施占軍先生,他評 價端智嘉老師的作品是中國文學里的 經典之作。”龍仁青說。 

在端智嘉以及同期的藏族母語作 家的影響下,之后的多年里,青海的 藏族文學發展迅速,如今已形成了由 老、中、青組成的發展梯隊,青海藏 族文學迎來了最佳的發展契機。

責編:喬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