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征行自有詩

downLoad-20191008093949.jpg

記者在同仁縣采訪脫貧攻堅。 本報記者 林玟均 攝

宋代詩人楊萬里詩句“閉門覓句非詩法,只是征行自有詩”,講的是脫離生活,再苦思冥想也難寫出好的作品,只有走起來,走出去,深入生活,才能獲得創作的素材,把這句詩放在今天的新聞采編工作中亦是如此。

“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眼下,距離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近在咫尺,實現今年全省絕對貧困“清零”是省委省政府的莊嚴承諾。為進一步宣傳報道我省脫貧攻堅工作進展,為脫貧“清零”鼓與呼,從9月中旬開始,青海日報社編委會組織“決戰決勝 全面‘清零’——貧困地區調研行”專題采訪,組織記者深入貧困地區蹲點調研,采訪報道尚未脫貧地區全面“清零”的工作進展。

作為此次專題采訪報道組的成員,9月17日,沐浴著高原上明媚的朝陽,我與同事們一起踏上了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采訪之路,展開了為期10天的蹲點采訪。采訪組一行先后來到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黃南藏族自治州澤庫、同仁、尖扎四縣,采訪深度貧困縣決戰“清零”的進展情況。此次蹲點調研辛苦之余讓我感受到了廣大農牧區決勝脫貧攻堅的溫度和力度,在記錄近年來我省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取得的巨大成就的同時,錘煉了腳力、眼力、腦力、筆力,也獲得了許多感悟和心得。

真正“蹲”下去,才能練就強勁腳力,才能更好增強眼力、腦力、筆力,把真實而又平實的故事挖掘出來。九月的澤庫縣下起了小雪,溫度直逼零下5攝氏度,在距離縣城約80公里的黃南藏族自治州寧秀鄉拉格日村里我們了解到,曾經遠近聞名的貧困村8年前走上了合作社的路子,很快拔掉了“窮根”,其發展過程中逐漸成熟起來的“拉格日模式”,更是帶動了周邊許多貧困村走出“困”境;在氣候溫潤、山清水秀的尖扎縣我們看到了依傍在黃河岸邊,鄉村旅游發展如火如荼的昂拉鄉德吉村。為切實解決“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的問題,按照“山上問題,山下解決”的思路,尖扎縣于2016年在昂拉鄉河東村實施了易地搬遷項目,于是,地處邊遠、世代受窮的拉群村等30個村落通過易地搬遷,有了現在的德吉村。

真心“融”進去,以真情實感和采訪對象交流。此次蹲點調研采訪對象基本上是藏族群眾,很多時候他們聽不懂漢語,只能通過陪同人員翻譯采訪,雖然語言不通,但只要把心“融”進采訪對象的心里,就能收獲到更多帶著真情的內容。在同仁縣扎毛鄉卡蘇乎村易地搬遷集中安置點,我們見到了貧困戶切旦一家,原本不善表達的切旦見到我們更是什么也說不出口。于是我們便從最基本的“拉家常”開始聊,慢慢地,他開始說起以前的生活、現在的房子以及未來的打算。他告訴我們,因為世世代代生活在牧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讓他們習慣了裹著皮襖打地鋪的生活,剛搬遷下來入住新居,睡在床上還不習慣,在當地相關部門的鼓勵下,他們睡覺習慣實現了從“地下”到“床上”的變遷。

10天,上千公里的行程,我們從依托青海湖發展鄉村旅游的共和縣蒙古村、甲乙村、莫熱村、文巴村到縣扶貧特色產品展示銷售中心;從尖扎縣尖扎灘鄉達拉卡、薩尕尼哈移民安置點到中國美麗休閑鄉村的昂拉鄉德吉村;從澤庫縣雨露計劃培訓教室到全縣最大的易地搬遷安置點東格爾社區;從以唐卡藝術文化扶貧為主的同仁縣龍樹畫苑到依托“黃果”經濟走脫貧致富路的保安鎮賽加村……一路走來,忘不了藏族老阿媽在易地搬遷新居里說的那句“掛真切”,忘不了村級幼兒園里孩子們在游樂場嬉笑玩耍時發出的陣陣歡笑聲;忘不了駐村工作隊“白加黑”“5+2”的那一股拼勁,忘不了產業園區里每一位為新生活努力奮斗的人們……

“涉淺水者見蝦,其頗深者察魚鱉,其尤甚者觀蛟龍”。通過這次采訪,我們更深刻地體會到,新聞記者只有撲下身子、沉到一線,才能更加接“地氣”,聚“人氣”。也只有深入群眾中間,走進群眾的心里,寫出的文字才能吸引人、打動人、感染人。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