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日報》引導我樹立新夢想

“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一報在手,能知天下之大事、能知國家的政策、能知世界的變化。”歲月如梭,時光易逝。爺爺去世已經20年了,可他的這句話言猶在耳,時不時讓我想起過去的歲月。上世紀80年代,村里別說電視機了連收音機都沒有幾臺,人們了解國家政策大多是通過報紙。那時候我爺爺是村委會主任,經常拿《青海日報》回家給家人看,晚上坐在炕上給大家講一番。

爺爺喜歡看報紙。他是村里為數不多能識文斷字的人,他一年的工資多少我不知道,反正拿回家的報紙那是一摞又一摞,把幾間屋里的墻都用報紙糊了個遍,還有每年的仰塵(天花板)也都用報紙打。上學前班時,斗大的字不識一個的我總喜歡拿著報紙看,一本正經,煞有介事。

那時候沒有電視機,每天晚上躺在炕上看墻和仰塵報紙上的漫畫,姑姑、哥哥、我和妹妹,四個人在昏暗的燈光下樂不可支。那一幅幅夸張而幽默的漫畫帶給我們無窮的歡樂,幾個人經常笑得腮幫子疼,有時候甚至連鼻涕泡都出來了。感覺它們是世界上最好笑,也是最美的畫。

到了小學一、二年級,我們就在《青海日報》上找老師教過的字,看誰找得又快又多。爺爺吸著煙桿看誰厲害,然后笑盈盈地讓我們找下一個字,后來慢慢換成了成語。就這樣,我們認識了越來越多的字和成語,一張張報紙陪我們度過了小學時代。

與村里其他人比,爺爺是一個有文化和遠見的人,和奶奶省吃儉用供出了四個大學生,在村里也德高望重。從小,爺爺就教導我們要學文化,有了文化才能有所作為,才能為社會主義建設作貢獻。

在學校里,政治老師經常拿《青海日報》讓我們看,說政治課必不可少的一項是看黨報,因為黨和國家的路線、方針、政策都在上面。報紙看了三年,可政治是什么還是沒搞明白,但我牢牢記住了一句話:“知識能改變命運,思想能成就未來。”懵懵懂懂的我也想出人頭地,可一個農村娃想走出山溝溝、想有一個錦繡前程只能讀書。所以,我奮發圖強想用知識來改變命運,將來為社會主義建設添磚加瓦。

高一沒上一個月,家境貧寒的我因交不起學費而輟學,隨之五彩斑斕的理想也破滅了。打工期間,我按報上的一條消息買了55本舊書,每天晚上沉浸在淡淡的墨香之中。造燭求明,讀書求理。一年下來,我不僅明智了不少,而且還樹立了夢想。

然而,就在我準備為夢想拼搏的時候,一次意外造成了高位截癱,讓躊躇滿志的我精神崩潰。一年后,我清醒了過來,可這輩子只能在病床上度過了,心如死灰,形同槁木。為了不讓我胡思亂想,家人找了很多書和報紙讓我看。為了讓我多看一點,父母下地時把《青海日報》立在我面前。

9年來,《青海日報》對我來說它是了解國家和社會的窗口,也是引導我樹立新夢想的航標。

二十年來,青報人的汗水助我追夢。一些勵志故事和榜樣,讓我克服重重困難開始追逐夢想,在這偉大的時代也體現自己的價值。由于與社會脫節,我只能通過新聞日積月累積攢素材,把從《青海日報》和電視上看到的寫進小說里:祖國的發展、家鄉的變化、社會的進步……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彈指一揮,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年了、青海解放70年了、《青海日報》創刊70年了,我們進入了一個偉大的新時代。在過去的70年里,中華兒女創造了一個又一個舉世矚目的奇跡,青海六百萬人民也締造了一個又一個輝煌,《青海日報》則見證和記錄了這一切。

一張報紙,承載著歷史、代表著正義,引導著價值取向和真善美,讓人民目明心明建言獻策;一張報紙,訴說著乾坤、傳遞著能量,指引著方向和康莊大道,讓人們昂首闊步奮力前行。

最后,我祝青海越來越美!在《青海日報》創刊70周年之際,我祝《青海日報》再創輝煌!

(本報記者 馬小瑋 整理)

◇相關鏈接

用小說創作的方式 追尋自己的夢想

青羚網訊  在湟中縣共和鎮河灣村,有一名在床上躺了20年的高位截癱殘疾人,他叫都海成。自1999年一次意外致殘臥床,度過崩潰、彷徨、萎靡階段,他在床上思考人生及生命,克服難以想象的身體障礙,用鉛筆在一臺舊電腦上敲出長篇小說《追夢》,自此,都海成開始了用鉛筆敲字的寫作生涯。為什么用鉛筆敲呢?是因為他的手指夠不到全部按鍵。為防止鉛筆后端的橡皮打滑而敲不出想寫的字,經過反復探索,他在鉛筆后端裹了層塑膠,才開始了創作。

從最初每天敲50個字,到后來每天能敲出1000個字。就這樣,都海成從構思小說到出版,前前后后用了6年的時間,創作出了98萬字的長篇小說《追夢》。2017年,經刪減,將小說壓縮成56萬字后出版。目前,都海成又創作完成了第二部長篇小說《醒》。

長期臥床的都海成,用小說創作的方式追尋自己的夢想。現實中,都海成已經做到了用微笑來面對生活的艱難,克服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他的自強精神為人們樹立了榜樣。(記者  馬小瑋)

責編:喬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