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林員 農民 “園民”——藏族漢子都杰七林的國家公園生態生活

新華社昆明9月23日電  題:護林員 農民 “園民”——藏族漢子都杰七林的國家公園生態生活

“很快就要收割青稞了。”看著家旁邊的青稞地里一片金黃,58歲的藏族村民都杰七林一邊念叨著,一邊穿上印有“森林巡護”字樣的橙色馬甲,然后背上裝有望遠鏡、對講機、記錄本的黑色單肩包,走出家門,開始巡山。

都杰七林是云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建塘鎮紅坡村委會洛茸村民小組村民,與其他藏族群眾一樣,他一家要放牧、種青稞。不一樣的是,都杰七林的家在普達措國家公園內,這讓他有了多重身份:農民、生態護林員及“園民”。

普達措國家公園擁有湖泊濕地、森林草甸、河谷溪流、珍稀動植物等自然景觀,生態環境保存完好。正是國家公園讓都杰七林轉變身份,徹底告別砍樹打獵的生活,成為生態環境的維護者和受益者。

洛茸村民小組位于普達措國家公園傳統利用區,是一個充滿濃郁藏民族文化風情的原生態村落,全村有36戶183人,村民世代沿襲著農耕和放牧傳統。如畫的風景和濃郁的風情,起初并未給村民們帶來舒心的生活。

以前,都杰七林與其他村民一樣,為了生計不得不“靠山吃山”,伐木、捕獵在當時很平常。村民們砍樹建房、賣木材、打獵,一年忙到頭,也賺不了多少錢。在村民眼里,這里山水很美,但生活貧困。

20世紀90年代末期,都杰七林家一年到頭只有4000元左右的收入。1998年春節,他向親戚借了200元買糖果、酒和粉絲過節。這件事至今仍刻在他的腦海中。

由于砍伐森林和捕獵,良好的生態環境受到影響,森林里的野生動物數量也不斷減少。“那時候麂子、獐子等動物幾乎被打沒了。”都杰七林說。

1998年,國家實施天然林保護工程,迪慶州眾多林區職工放下了油鋸、斧頭,變成種樹人、護林員。告別“木頭財政”之后,迪慶州一方面實施了退耕還林、退牧還草、天然林保護等一批生態環境治理工程,另一方面大力發展生態旅游。這讓都杰七林的生活發生了轉變。

因緊鄰屬都湖、碧塔海等景點,村民們開始靠旅游賺錢。“2000年至2005年期間,我們自發組織‘牽馬游’項目,還在草甸上賣食品、燒烤,租衣服照相。”都杰七林說。人馬踐踏對生態環境產生了嚴重破壞。

從2006年起,當地按照“政府主導、保護優先、特許經營、社區共榮、社會監督”的原則,開始探索建設國家公園,并設立嚴格保護區、生態保育區、游憩展示區、傳統利用區。

“取締破壞環境的項目后,也要考慮群眾的生計。”普達措國家公園管理局社區發展科科長和堂說,村民退出景區內的燒烤、擺攤、騎馬等經營活動,公園給村民發“補助”,特許經營公司開始對公園涉及的各村組村民按不同標準進行生態反哺。除反哺資金,公司還優先聘請園內村民,并實施相關幫扶舉措。

前不久,都杰七林一家7口人按照相關標準領到了上一年度的反哺資金5萬多元,這讓他很高興。兒子在園區里當保安月收入3000多元;妻子去年輪值當清潔工月收入2000元;自己當護林員每月有2000多元,家里還有25頭牦牛、15畝地……面對記者,他掰著指頭算起了去年的收入,總數已超過10萬元了。

普達措國家公園管理局副局長和松青說,生態反哺這一模式不僅讓社區群眾增加了經濟收入,也提高了他們保護生態的意識,原來偷伐濫伐的人現在主動擔任護林員。

如今,都杰七林家里的藏式房屋、山林草場、馬匹牦牛,甚至放牧、種植等生產生活方式都是游客可以體驗的“景點”。走進他家,寬敞的院子里停放著面包車、農用車和摩托車,屋內鋪著木質地板,電視、冰箱等電器一應俱全。

“環境越來越好,收入也不斷提高。”都杰七林面帶微笑說,自己一家人在國家公園里種地放牧,護林保護環境,還在公園里“上班”,日子美得很。

相比其他身份,都杰七林特別鐘愛護林員工作。雨季時一個月巡山20天,旱季時一個月巡山25天,他都按要求完成工作。他的記錄本上記錄著每次巡山和宣傳政策的情況,特別是近幾個月,發現野鴨、麂子、野兔、獐子等動物時,他都寫明地點和數量。

“現在巡山經常能碰到野生動物成群結隊在林子里行走,以前幾乎絕跡的動物也出現了,數量還不少。”都杰七林說,不打獵不砍樹,山越來越綠,水越來越清,山水要一直保護下去,讓后代也能享受到。(記者王長山、姚兵、魏玉坤、楊靜)

責編:聞皓